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星 星 点 点


  □ 春光乍泻
  □ 随风而去
  □ 冰与火
  □ 落日都市
  □ 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
  □ 十七岁的童话
  □ 聆听风铃
  □ 鹿物语
  □ 数日子——我的网恋
  □ 女人香
  □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
  □ 梦呼吸
  □ 明星在电话中诞生
  □ 汉字何罪之有?
  □ 花 伤
  □ 永远腐烂的童年?
  □ 有趣的慈航静斋
  □ “昨日事促成今日事”
   □ 遭遇刁难
  □ 母亲,我心中你最重
  □ 雨中百合
  □ 魏 霞
  □ 我在旅行中
  □ 玩 火
  □ 结婚进行曲
  □ 伤 逝
  □ 纯真的笑
  □ 该拿什么来还你
  □ 去日苦多
  □ 505宿舍
  KITTY日记
  啊,我迟到了
  半月无欺
 
  不落
  打倒的艺术
  大劈棺
  风中的精灵
  感悟
  花儿谢了
  花落花开
  今天莫不是傻了?
  聚散
  溜冰少年和鱼类鸟类
  猫的故事
  美丽新世界
  猛兽濒危与男性退化
  梦中那飞舞的蝴蝶
  难忘的时刻
  清晓断想
  蓉蓉的希望
  暑假
  宿舍里的日子
  天涯同命鸟
  我的大学
  我想说
  我愿意
  惜缘
  心愿
  雪花
  寻常细节
  一方阳光
  一个故事
  愚人节的故事
  只是人生的一次驿站
  足球缘
  爱是一种需要
  脸色可读
  学会妥协
  离家回家
  快乐
  人生如灯
  放弃也是一种幸运
  寂寞黑夜
  常扫心境
  储蓄爱情
  当你受到中伤时
  朴素若水
  风雨
  梦醒
  你想过你应该怎样生活吗
  寄语人生
  谁来探望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落日都市
fall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走在那虚伪的太阳下,有点自欺欺人的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来享受这时的自由。 在车上,那一帮帮互不相溶的朋友已经在讨论今晚到哪去玩,到哪去吃饭了。我们几个自然 也已有了计划,下午再碰头。 车拉着我们这些疲倦的人回到了宿舍,我就市内,长途的向家里人报个平安,点上一支 烟,却发现有女士上来了。嗨,管她们干什么!我向D哥打了个招呼,她看到我的烟,走出 来在后面说:“你很有型啊,我很欣赏你。”我猛吸了一口,头也没回地咧了咧嘴,回道: “谢了。”D哥是个好女孩。 原本想下午大家在一起好好打打球的,可一觉醒来,外面的地已经被打湿了,可我还是 很有兴致,因为我喜欢下雨。于是几个傻瓜拿着球来到球场上,和雨水比赛。一会儿,一条 鱼从家里回来了,看来他没想加入我们的游戏,撑着伞在一边看猴。可能是雨的缘故,我的 记忆很模糊,忘了我们说了些什么,只记得笑得差点在地上打滚。回去洗了澡,早早地去了 酒店,烟和酒都是他们用袋子装着提进来的。于是房间里充满了无聊的话题,烟,酒和鬼哭 狼嚎,印象中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唱过。很晚我们才回去,一条鱼又不知道去了哪,心想他是 不是去做爱做的事了,越想我就越想笑,但我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是我在这里最要好的 朋友,是真正的朋友。 很晚了,耳边伴着他们无聊的话,我睡着了…… 今天是7月10号,似乎比前三天还特别。一早上就是收拾东西,看着那些装不下的 书,我想:老爸老妈怎么就不是个贪官污吏呢?至少我就不用自己把它们抬回家了。班上几 个平时都很朴素的女孩今天都打拌的很什么,到处拉人照像留念,到不是说她们不好看,但 真有点可爱得让我受不了,就溜了。 一条鱼又出现了,他问我:“喂,我到底该怎么办啊?”这小子昨天晚上把我拉到了一 边,问:“大哥,我该怎么办啊?”我看着他,阴阴嘴的笑,说:“没好事儿。”他掏了一 本巴掌大的日记本出来,说:“文课班的H你认不认识?原来她喜欢我的,是L告诉我的, 还给了我这玩艺儿,是H的日记。这下我可惨了,大哥,我该怎么办啊?”这我才明白下午 L小姐为什么一个劲问我那小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她们两是好朋友啊! 那些女孩子的日记是很烦的,我翻了翻就合上了,可一条鱼要去找他女朋友,就让我给 他带着了。真是这他都做得出,我就想:为什么女孩子都喜欢他呀? 可现在他又来烦我了,一个劲地说:“我只是知道有个这样的人,连认识都算不上,我 没感觉的,可现在她这样说你叫我怎么办?”“那还不简单,不理她不就得了?”“可这样 好象不太好啊,她那写是三年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 的?”跟着他又在那不停的向我解释,可我一句也没听进,但我知道得想个什么办法帮帮 他。 L也是文课班的,一向都认为她在我们这个复杂的学校里是挺顺眼的一个,最近更有点 想看看她,和她说说话的想法,我们聊过,也算是朋友了。现在又到了H和一条鱼,真巧! 1 中午有个聚餐会,是学校为庆祝我们这一届将永远离开这里而举办的,想象的出领导们 是很高兴的。饭堂的大门终于开了,我们默默地走进去,分帮结派的找桌子坐下,菜是很丰 盛的,每桌还有几支啤酒。一开始大家还都很斯文,都在吃菜,但不久就进入了状态,桌上 的几支啤酒一下就没了,几位兄弟马上就去买。虽说是一个级,但只有121个人,还有些没 来。 酒后出真言,酒后也胡言,大家开始什么都说了,有人道歉,有人打闹,有人求爱,有 人当众抽烟讲粗口,反正干什么的都有,我和一条鱼就站在一边,以两个可恶的旁观者的姿 态看着他们,并抱以微笑。这时,我们看了一下对方,像跳水运动员那样也加入了他们,带 着一点清醒。 我开始到处敬酒,那个小气的校长一看见带色的东西马上就像看见了地雷一样小心翼 翼,我们的级长也在一旁护驾。那只不过是15度的桂花陈啊,像汽水似的,我好不容易才 敬了他一小杯,真没劲。 这时我看到了文课班的桌子,它们好象挺闷的,灵机一动,我拉上一条鱼拿上剩下的酒 就过去了。那果然是一堆待燃的炸药,我上去就和几个以前同班的女孩打招呼,又走到L旁 边搭茬(H就在她旁边)。酒一下就都分完了,众佳丽共举杯,一个举得比一个高,都想把 酒往我的杯里倒……爆炸了!我看了一眼H,她正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我又看了一条鱼, 他眨了一下眼。yeah,I know you ge t my point,so you can do it yourself now。 我拿出相机来找人照相,这时的人都是最好说话的。FOX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看来 她喝了不少。她又哭了,拉着我说:“我以为你们永远都不理我了!”“不会的,不会 的。”现在大家都放松了,虽然看着是有点傻,但这时有的只是彼此不舍的友谊,人的一生 能有多少个像这样的时刻?我想不会多,我知道要好好享受这一刻。L怎么一个人坐在桌子 一边?还戴上了墨镜。我向她做了个鬼脸加一个闪光灯,不知她是真没看见还是不愿意,她 没理我。我想她一定哭了。 我们的级长还是半好不坏的,我向他要电话号码,一时没拿出纸,他就说:“写在你的 衣服上不就行了!”我说:“你开什么玩笑,当我傻的?两百多块钱的衣服让你写字?我还 没醉呢!”那鸟人儿笑曰:“我到现在才看清你是怎么回事!不简单啊!我一直以为你很淳 朴!”我正看到一个平时的小气鬼让大家在他的衬衫上签名,那件衣服可不便宜啊!于是我 就踹开级长冲了上去大大的写了自己的名字,这可是难得机会啊! 就一顿饭而言,已经是吃了很长时间了,但谁都不想走,有人在胡言乱语,有人躺在桌 子上当抹布兼睡觉,有人搂着女友海誓山盟……,毕竟是一个人最真的时候,我也被传染的 鼻子酸酸的,一条鱼满脸坏笑的拍拍我:“唉,你呀!”我一看到他就什么都没了。回过头 来再看看,只剩下我们的数学老师saiman和英语老Y在了,其他的不知什么时候早走了。 他和她应是我们高中时最好的老师了,都哭了。拉着我们不舍的,鼓励我们,推动我们,确 实是我们的好老师。但话说回来,别老是记着这一幕,感情中人都容易意气用事,一喝酒就 来劲。 看看表,外面的车已经等了很久了,于是我们和级长好不容易才把大家叫动。一上车就 看司机不对路了,赶快一堆堆恶心巴拉的话往外倒,直到司机大佬阴天转晴为止,才又去叫 人。我本来想大家都到一辆车上再聊,但好象没几人知道前后之分,都挤到另一辆车上去 了,我们这就空的可以睡觉,但L和H,FOX都在。路上就忙了,给FOX准备的塑料袋可没 闲着,装了半袋还洒了点,那堆东西可营养了。 原本不太相关的人们走到了有一起,而多余的一个都不在,现在想想真好像是老天在帮 我们似的,就连一条鱼也和H聊上了,我想:你们两真该请我吃大餐。 那天非常热,可恶的太阳拼了命的晒,好象要把所以人都烤糊似的。H和L下车前我们 五个一起照了张相,也算是给现在的我留下了点残存的回忆。最后还得我把FOX送上了的 士,说尽了好话求您开慢点,照顾一下这位小姑娘,你别说那天见到的人还真他妈的挺客 气。我自己一路上又和司机大侃,花了25块才回到家。 真是虚伪的太阳带来了有趣的一天。哎,歇会儿吧!
2
     可真快把我给气疯了,那架破相机照的相有大半没洗出来,净是些重要的镜头。我正一 边听着音乐,一边看照片,老爸进来说有我的电话,拿起来听是女孩子的声音。问是谁可对 方就是不说,我听说话的声音就觉得好象有点怪,于是就把音量关小,顺便掩上门,想:今 天晚上可有娱乐了! 一场你攻我守,你守我攻的战役拉开了序幕。对方神神秘秘的,说:“你不认识我的, 我和你不是一所学校。什么,那为什么我知道你?那当然是因为你出名了……”听了这话我 可一点高兴劲也没有,只有一种敌暗我明的感觉,觉得自己很被动。“她”总是说着说着就 让我等一下,我觉得好象是两个不同的声音,于是我问是不是L和H,回答是否定的。我有 点怀疑,但你想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发生,我难道不给人家声音相似啊?也就作罢了。那声 音又接着进攻,问我一条鱼是不是有个女朋友叫Y,他是不是和FOX也有过一段情什么的, 甚至还把矛头指向我:“你是不是喜欢L啊?”问得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没说是也没说不 是,但现在想想那是个转折点,我可能在那里犯了个大错误。我对她说:“哎,我怎么老是 被别人传这种事啊?”在那天的聚餐会上,H就曾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借口溜掉了,今天 可就不一样了。 又经过一段漫长而不枯燥的时间,我的对手好象目的都达到了,也好象是没心思玩了, 就说:“我告诉你我是谁吧!”我早已就心中有数,答到:“不用了,我不想知道。”就这 样,猜谜结束了,我们开始了正常的对话。 原来H正在L家,刚才是她们两在轮流上阵(让我觉得这两个女人真有点恐怖)。L说 她的心情很不好,原因当然是因为她考的不好,原来我那天看到的笑脸都不是真实的。女人 真是看不透,她们真得可以把满心的不快都深深的隐藏起来,而你就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真 的不懂!H的感觉也差不多,是啊,你想两个同病相连的家伙在一起能干些什么!H又想多 点了解一条鱼那小子的事,就和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安慰她们,就对L说:“高考已经过去了,你的心情也总得好 起来,不如就不要想它了。我放段音乐给你听吧,把自己松弛下来,把一切烦人的事都抛到 脑后去。” 于是我换了张碟,是一张叫《工人物语2》的游戏光盘,而那是一段没有名字的纯音乐 (或是我不知道)。熟悉的乐声再一次充满了我的房间,我也再一次触摸到那无法言明的感 觉。全身心都松弛下来了,每一条血管都在膨胀,感觉不到自己的重量,我好象漂浮在空 中,漂浮在一片没有任何污染的自然中,漂浮在一个真正的世外桃圆中…… 耳边又响起L的声音:“我今天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可听了它现在好多了,这样听音乐 很特别,我还是第一次,谢谢!”很快,那一次的谈话结束了,煲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粥, 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L告诉我她几天后要去上些英语班,离我家挺近的,可以一起出来 玩。现在我们真的挺熟了,拍拖我是从没试过的,但现在我有时间,又没事干,看来是有戏 可唱了,我想。
3
    考完试的感觉真好,不再有人理会我每天怎么过活,不用再在早上被满脑子“复习”的 声音压迫,想出门就出门,又可以拿起鼠标疯狂作战……,但更让我高兴的是前两天收到了 L写给我的一封信,她说她已经在那所学校里安顿下来了,大概要上一个月的课,让我有空 的时候去看看她,还说那里有游泳池,水常换,很干净的…… 于是我决定今天去找她。下午四点,我放下心爱的游戏从朋友家出来,骑着那辆小马驹 在烈日下一路狂奔,到了学校门口我就CALL她,而接下来便是等待。开始我是呆在门口的 石墙后面,但又怕她看不到我就站在大门前,挺显眼的。这间学校是我们这很有名的一所大 学,一般水平是进不来的,而且还有一点,因为这间大学是属于文科类,所以美女如云!我 的一个朋友就曾告诉我:“这是天堂!”可惜现在大多都放假回家了,不然的话…… 正想得开心,我一抬头看见L就在离我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微微皱着眉头地看着我,因 为毫无准备,我给吓了一跳。赶快屁颠儿屁颠儿的推车上前,还没站稳她就开腔了:“你怎 么搞的?我不说你要来的话就提早一天告诉我吗?今天游泳池刚换水呀!我本打算去游泳 的,但刚才走过这条路时随便往这边看了一眼,就见到一个人挺像你的(她有点近视),我 才看了CALL机。今天的水很干净的!”我听地嘴都张大了,真想马上架个香炉给老天爷磕 几个头,这么千差万错都能让我给碰上?我好象从来都是个没什么好运气的人啊!难到真是 有缘?我心里乐滋滋的,嘴上就死说昨天CALL过你了,她也只有没办法的笑笑:“算了, 既然你都来了,我就和你走走吧。” 学校里正在施工,路不太好走,车啊,人啊,也挺乱的,我们两就往里去,球场上有几 个人在打球,球场的另一头是一条人工河。这也是一间老学校了,砖房,绿树成荫,环境是 很不错的。我们来到河边的石凳坐下,就天南地北的谈起来了。讲高中里男生的事,女生的 事,宿舍的事,彼此好友间的事,当然也谈到了高考的事。突然她对我说:“不如你以后跟 我讲普通话吧!”还真被她这冷不丁的一句话说住了!我问到:“为什么?”“不为什么, 就是想和你说普通话罢了。不少人都说你们几个很奇怪的,你们几个在一起时都是说普通话 的,但和别人都是说本地话。” 那到是的,这的人大都是讲本地话的,同学们也不例外。但可能是在我的影响下,我的 几个好朋友彼此间都讲普通话了,对别人还是讲本地话多,到不是我们有意这样做,只不过 是习惯成自然,但在别人看来就有点奇怪了,要是人家想歪点还以为我们排斥全世界人呢! 我说:“那好啊。其实那只是我们不自觉形成的习惯罢了。在这里讲普通话有点异相, 所以才和熟人说的,我以为你们都不喜欢听呢。有人曾当面对我说我讲的普通话听起来很恶 心呢。”“不会啊,你的普通话很标准,我们都觉的很好听的。” 哎,生活是平淡的,但却是真实的,我们往往就是被这些不起眼的小事给感动,品尝着 生活中平凡的韵味。就是这么一句问话,这么一个平时都不太在意的习惯,就让我那时高兴 得像吃了罐蜜一样。我转过头看着她,她面向前方,不知在想什么,她的嘴没有动,但我分 明从她的脸上读到了微笑。 我有点着迷了! 从我们一来时对面就有一个腼腆的男孩和一个漂亮的女孩,他们俩也坐在石凳上,却不 说什么,不知是不是我们的到来打扰了他们。现在他们都各顾各的,低着头努力的吃自己手 上的西瓜,我和L看着他俩,笑得合不拢嘴。 生活就是一块多面镜,把普普通通的光折射得七彩绚丽。 屁股坐累了就换个地方,我们一直走到一间小商店,提意喝点东西,由于我没带零钱只 好让她抢着付了,也并不想和她争。喝什么呢?就七喜吧。我有一件衣服上面印着个七喜小 子,我和L还不太熟时她就叫我七喜仔,后来见到我总是说“你什么时候请我喝7UP啊?” 我们坐在店外的品尝着手中的7UP,她对我说:“我以后就开间公司叫8DOWN,再把7UP收 购了,哈哈,那就是‘七上八下’了!”我像听故事一样默默的不出声。太阳已经落山了, 晚霞映红了半边天,我回过头来看着她,她低着头含着吸管,脸上是一种说不出的笑。 不知不觉中,我又一次看的着迷了! 在她的催促下,我才想到该走了。她送我出了校门,我说:“我还会来的。”一个顽皮 的回答:“好啊!” 骑在路上,已是华灯初上,迎面的风吹着我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舒畅。Oh,such a day!
4
    之后我们也常通电话,她总是为了看电视而匆匆挂线,我虽表达了不满,但却没有真为 此而不高兴,反而把这当作一件乐事。这天我正在吃饭,她来了电话,我满心欢喜的去听, 聊了一会儿,就要收线时她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的吧,我要去R(国)了,你可不要告 诉别人啊,不然我饶不了你。我连H都没说的。”我却在这时没反应过来,竟连问了几次: “你要去什么?R是什么呀?”但很快我回过劲来了,那是一个遥远的国家。我站在电话机 旁一动不动,整个人都凉了…… 看看日历,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我想今年不会有人帮我过了,而我自己有的也只是麻木 的表情。前一段时间,也算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难过的日子之一了。放榜那晚我一直守着电 视机,当我看到我的成绩时,我整个人都傻了,一个怎么都想不到的分数。后来才知道我的 语文考的很差,学校里很多同学的语文分数都一样,但都是查分未果,离我的最低标准少了 200多,还真是帮我拉分了。我以前都没太想过市专,但在我知道自己的成绩在市专线以下 的那天,我竟极其少有的在打球时把脚扭了,而且痛得晚上睡不着觉。我不想重考,我知道 那很可能是浪费时间,高考前就有点不行了,我是个很没毅力的蠢货,一个没用的男人。在 家的日子就好象是老鼠呆在猫窝里……,但就是这样我心里还是想着她,每天醒来的第一个 名字就是L,我这是怎么了? 经过如此一段时间,今天我终于好过一点了,为什么?因为我找了一间民办学校,一方 面这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了,一方面是我太想从这可怕的,令我窒息的气氛中逃出来了。于 是我今天去报了名,钱也交了,我的心情又一次自欺欺人的好起来了,又能有说有笑了。 今天是我生日,今天我的心情好起来了,所以我决定今天去找L。 我似乎真的像没事了一样。我CALL了她,想起她上次是从那栋楼里走出来的,就放好 车,走进了学校,站在那栋楼的门口等。过了一会儿,我一转头竟看到她手里拿着两支冰红 茶从学校大门外走了进来。再一次为自己的失策而苦笑,我迎了上去,她告诉我她是从学校 外的商店那出来的。 我们很自然的又向上次去的那个地方走。可笑的是我们又见到了那个腼腆的男孩和漂亮 的女孩,这次他们好象没那么拘束了,但也不太自然,坐一会儿就走开,然后又回来……, 我们俩也又一次笑得合不拢嘴。 这次谈话的主题当然是关于她出国的事。她告诉我:“我也是考完试才知道的,一切都 是我父母安排的。他们由于工作常出国,所以觉得在国外学习会比较好,又看到我在国内的 前途不太光明,所以就权横利弊选了R,说那生活环境比较好,社会治安也比较好,当然消 费水平也就比较高。”我掩饰着自己,默默的听着。我本想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向她表白的, 但就在那会儿我决定了:我不会向她说了。那将是一场没有结果的行动,两个月后她就只是 我印象中的一个人物了。 我在这又犯了一错误。 她说:“我本来明天就该回家的,但这一个月来和宿舍里的几个女孩都相处的很好,一 定要一起照相,来个留念。可她们明天都没空,我只好等她们一天,后天才走。所以我明天 一整天都有空,不如我们出去玩吧!”这对我来说真是个天大的喜讯,但当她一提出要去爬 山时,我想到的就是安全问题,有点犹豫。她就觉得不太可能,觉得我想的太多了,扫了她 的兴:“那我明天在宿舍里睡一整天觉算了。”(看来我真是个很不会做的家伙)但她很快 又笑着说:“不如这样吧,我去找H,你去找一条鱼,我们一起出去,你看怎么样?”“没 问题!我回去打了电话就CALL你。” 她说那天她妈要来看她,所以我走得就比较早了。一到家我就打电话到一条鱼家,可接 的是他老爸,那小子外出了,竟不在本市。在得到如此答复后我就按约定CALL她。电话响 了,我在那一刻听到了一句让我怎么也忘不了的话:“L小姐复机了!” 我说过了,很多时候让我感动的就是这种平淡无奇的事物。我为这一句话而陶醉,也是 我印象中最深的她对我说过的话。事后我曾告诉过一条鱼,他也说:“好象很好听的诶!” 这是我的宝藏之一。 当我告诉L一条鱼不在时,她也大叫这个坏小子,怎么能这样啊等等的话,听她的话她 好象有点打退堂鼓了,我就向她许诺你明天不会一个人过的。不多久H竟也打电话来问我到 底答复如何,听了后说:“是不是他不想去啊?”“不是,不是,你想到哪去了!他确实是 不在家的,不过没关系,我们明天照出去不就得了,不用管他。”“啊?我们三个啊?不太 好吧!哎,我最近也比较累,还是不去了,你们玩得开心点吧!”随即挂线。 哎,这些女人啊,真是太精了,也太会做了!看来她们都不太喜欢奇数的! 于是这一晚我满脑子想的就是明天的事,L说晚上再打电话给我,定明天的行程。可她 怎么到现在还不打电话来啊?我们家这段时间正忙着搬家的事,明天刚好也要请人去看新 房,给我们做家俱,可老爸老妈听到的就是我满口明天要出去的话,自然就火了,在那大发 雷霆。我一看大事不妙,就赶快拿出十二分的积极和他们讨论这件事,直到他们满意去睡觉 为止。 我一直猛CALL她,直到十二点多她才复机。原来她和宿友去逛街了,才回来。一听我 也没什么主意,就说:“算了,我明天在宿舍里睡觉算了,你不要来了。”啊那还得 了!我赶忙说:“那可不行,我说了一定要去找你的,就一定会去的,你等着吧,我明天九 点钟到。”“喂喂,你不要来了,不要……”我没等她说完就挂了,这种时候让你来拿主意 可不行。于是那晚我睡不着了,一直在计划明天去哪好,我在这方面可实实在在的是个傻 瓜。 慢慢地,我开始找不着北了……
5
    放假后就很少起得这么早,但今天不一样,有“政治任务”的!我们八点就来到新房, 我就尽我所能提高办事效率,终于在我小心翼翼的询问下得到了能够撤退的许可,已经过时 了,我就尽快的赶,九点半到。这次我等的时间就比较长了,但都说男的等女的,天经地 义,是啊!谁让我乐意啊?! 这次我又在她校门口等,目视两个方向,心想:这次我还捉你不到?你还能从天上掉下 来不行? 可二十分钟后,又是戏剧性的一幕。我头往左一转,就发现她又一次躲过了我的雷达监 控,已悄无声息将我锁定,我已处于她的有效杀伤半径之内!差点从车上掉下来,幸好我不 戴眼镜。她这次是从外面的大路过来的。通过失败后的查问,得知原来是因为校内施工路比 较脏,她不想弄脏自己的脚,就从外面走了。宿舍处有一个后门。 哎,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眼前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啊?! 顺便提一下,她那天打扮的很漂亮。一件白色的短装T恤,一条淡青色的收口裙,时兴 的凉鞋,脚甲涂成了紫色,说是因为无聊,相信我,决不会觉得异相的。没什么特别,但又 令人看了赏心悦目。 这次我的射控系统可就把目标牢牢地给锁定了! 她一过来我就将我昨晚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三个方案告诉了她,并敬等L小姐挑选,但她 却在不到一分钟内以多个理由将它们都CANCEL掉了。简直是要把我逼上梁山!那接下来的 情况就可想而知,我们俩就在大门口不断的提出方案,又不断的CANCEL。两个人是比较闷 的(可能很多能人智士在这要骂我蠢货了),在确定了这个前提后那就是找人,最后中大奖 的人物就是----乌鼠和P。 乌鼠这个家伙嘛,也是我的哥们儿,就像我和一条鱼一样,而且我们俩认识的最早,高 中时,一开学就常在一起了。至于P嘛,她和L同班,住的离我家比较近,高一时就和我同 班(我们是高二分文理的),大家都很熟,也是个挺不错的女孩。 很快人就都联系好了,而且是偶数个,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真是找不着节目,说不 定她真要回宿舍去睡觉的,我也不能真的去她宿舍啊。所以,所以,谢天谢地了…… 第一站是一个大家都没去过的公园(说真的,土的我想晕倒)。我们俩倒是最早到,而 P家就在那公园旁边,自然不会让我们等很久,倒是乌鼠这家伙一迟再迟,但后来看他一身 汗的从的士上下来也就算了。此处人不太多,里面还挺有内容,不像在门口看到的那么小, 十元门票还算值了。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有时候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那天自然挺开心, 话也就多起来了,拿L开心,多次说她小腿像萝卜,惹得她烦了,我才停口。 第二站我们坐车去吃韩国烧烤。人也不多,又有小姐在一旁服务,坐得吃得都挺舒服。 讲到吃饭过程自然也是废话连篇,那可是我们***中学的光荣传统了。以前我们吃饭的时候 都是练习当外交家的最好时刻,吃饭为次,讲笑为主。所以常常喷出来的比吃进去的多,也 算是我常胃痛的一个原因吧!还有这么两位甚至可以不说话,对看一眼就能笑得喘不过气 来,可称得上至高境界了。说笑只是娱乐,很多时候都会有人挑起“战争”,我们通常不太 去惹别人,但也决不会让自己吃亏,所以一场舌战再所难免。这边桌子上难听的话已经比鸡 骨头还多了,那边听不见的看我们那样还以为我们在唱《团结就是力量》呢! 乌鼠确实是我的好友,但他也有个坏毛病就是平时和我很客气,一到有别的女孩在旁边 时就猛踩我,以此为得意。平时我大都不出声算了,但那天我可不想他再那么损我,于是就 展开反攻。当然都不是什么难听的话,顶多是让你有些下不来台,所以两位小姐们吃着,看 着,听着,都觉得很有趣,而这边呢?一看乌鼠有点喘不过气就赶快来个爱抚,叫声大哥, 也就没什么了,开玩笑嘛!弄的那位给我们烤鱼吃的小姐嘴上也能挂两瓶XO了! 我们吃了很久,一直到人家打烊,我们一出来门就关了。一出来就又没了目的(幸好人 多),不知不觉的就顺着那条大路往下走,问两位女士也说不知去哪,此称之为斋行!斋 行!我和乌鼠也只有在后面跟着的份,不像是在逛街倒像是两个保镖。 在这个闷热的天气里我们四个漫无目的地走着,乌鼠告诉我原来他这小子对P有好感 的,但遭到了她婉转的拒绝。你们瞧,世界就是这么小,又让我歪打正着给碰上了!我们一 直来到江边,又一直走到旧的领事馆区,这里的环境在本市是比较少有的,由于以前也是租 界,民房都是西式,到处绿树成荫,又临江,空气不错,也挺有情调,走在此处是很舒服 的。最后我们驻足于一江边公园(幸好是不收费的,才没有大煞风景),选中一张临江石 凳,又聊了起来。 我并不算是个好瓶子,总会漏点东西出去的。关于L出国的事我告诉了乌鼠,却没有再 让别人知道,因为对于这种事我也总得找个人谈谈,不然我就太辛苦了。因为三点才吃完 饭,大家都对晚上那顿没什么兴趣,我们就在那谈啊,谈啊,目送太阳回家,自己却一再打 电话推迟回家的时间,直到四周拉起的黑幕在我们头上汇合,我真的不想走,真想找个地方 再继续下去,但两位小姐都要回去的。是啊,该散就散,何必依依不舍呢?乌鼠因为要在此 等人,护送女士们的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肩上。 还好基本上同路,我的心情又渐渐地像这天色一样沉了下来。我们向车站走去,我只说 了句:“你们不要走到我的视线外啊!”(现在想想自己是不是有毛病?!)P走在我的前 面,我帮L拿着她的背囊,她却走在我的右边,离我至少两米远,低着头背着手,默默地往 前走,像是有意不想靠近我。要知道,我一向都看不懂她的! 晚上的交通比白天好多了,很快到了站,先送P到家,就又只剩我们俩了。有两部车可 供选择,一部可去到她学校门口,如果坐那部我就可以步送她到宿舍后门,但时间太晚,已 经没车了。只得坐另一部,到总站再转的士,一路上她依然默不作声,只是看着车外的灯 光。车一直开到门口,她终于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我走了,再见。”下车后又转过身来 向我摆摆手,最终消失在黑洞洞的铁门中。她说过回家后就要作各种准备,还要去看一些老 人家,不会再有什么时间了,我不禁问自己:就这样结束了吗?是的,结束了…… 那辆漂亮的出租车拉着我以相反的方向跑在公路上,整个人摊在坐椅上,路灯发出的柔 和而又刺眼的灯光不断地在我的脸上扫过,像是在给我洗脑。我回想着今天的事,回想着一 直以来发生的事,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脑子里乱糟糟的,却什么也看不见。我快乐吗?我难 过吗?我不知道,我一片空白…… 上天总是爱捉弄人,要真是像L说的那样她不再有什么时间的话,就好了……
6
    是的,L没有像她自己说得那样忙得不可开交,因为签证还没下来,所以她不能到处乱 跑,只得呆在家里闲得慌! 自从那次,我关于L的心情就无法轻松了。我们没有断了联系,打起电话来也还是很随 便的,但心里就总有个疙瘩,不舒服。一次她又在电话里教育起我来了:“让大姐我教教你 吧(她好象比我小一年呢),和女士讲话可要有礼貌,挂线前要讲再见。你每次都是不讲再 见就挂上了,再是这样我就不理你了。”什么?我不道别?难道一定要讲“再见”才行吗?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那我就认了:我不讲再见的。 已经十一点多了,电话的声音可真吵,想必是我的,拿起来一听原来是一条鱼,这小子 回来了。又和我聊起了他去的那个城市,他的亲戚,和今年高考录取的一些情况。他虽然第 一志愿去不了,但也弄到了南邮,还不错。H说自己不行,可分数出来一看还不差,给我们 这一间挺好的学校收了…… 我和他讲起那天我们去玩的事,怪他出去了,没能帮上我的忙,他一听没什么意外发生 也不住的埋怨我不会抓机会等等的。跟着就说那不如再把她们约出来吧,我们再一起聊聊。 好,怎么讲我还是很希望见到L的,就答应了。 这次共五人,又是拉上了乌鼠。下午见,地点是一间集饮食,娱乐,购物于一身的大型 商场。还是我最先到,就在商场大门口等,跟着来的是乌鼠,有了伴就心不焉的聊起来。下 面的事,其实我早该猜到的,就在我们俩聊着的时候,L和H又一次,在我身后拍了拍我, 故意的说:“啊?你们早到了?”哎,对着她们俩我可是没点个办法了! 没多久一条鱼出现,于是我们上楼,找了个地方坐下,买点吃的喝的有开始交流了。主 要是听他和乌鼠在那猛吹了,我没什么心情讲,也只有听的份。就这样,几个小时很快过去 了,我在车上和自己作着较量:我想见L,只要有机会我就有点不自主的想往那飞了,但每 次见过她后,我都会感到心里的疙瘩又大了,更不舒服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啊,人最 难战胜的敌人就是自己,太正确了。 最近本少爷又是闲的抽筋,所以今天说好了去乌鼠那看看他的新家。烈日当头不说了, 路又是难走的要死,光塞车就停了有一个小时,原因是修路!本市就是这个臭德性,我怀疑 它根本就没有一像样的市政规划,从来都是今天挖,明天补,要是哪天上街没见到修路那你 就该去买六合彩了!这很可能是它增加就业机会的主要手段! 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到了乌鼠家,烦的我都可以喷火了,顾不上称赞他的新居,我就一把 把书包扔在沙发上,破口大骂以发泄不满。等我转过头来才发现这小子一边看猴似的看着 我,一边在打电话,说:“你看,你看,他又在发疯了……”有点奇怪,“喂,你和哪个鸟 人儿说话呢?”“L。”我心想:不会这么巧吧?“你过来,你和她聊吧,我得去趟厕 所。”我接过电话,果真是她。和她闲聊了一阵,她突然向我发问:“我问你个问题吧,你 可得帮帮我。”“你说吧。”“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男孩,他和我们是同校的,不过大我 们三届,早就毕业了。可他一直在追我,一直不肯放弃,我并不喜欢他,用了很多的理由借 口推掉他,但他就是不死心,我都没有借口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好啊,还真会给我出难 题,还偏要向我说这种问题,想暗示些什么吗?可心里这样想,嘴上还得说:“我也没办 法,或许他并不差,你也许该换个角度来试着欣赏一下。”“算了吧,我并不喜欢他的,你 到是帮我想想办法啊!别老是帮他说话。”“我没办法。”“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打了一个 早上电话了,就是为了不让电话空着,就是为了让他打不进来。”…… 有个人喜欢你,但你不感兴趣,来问我怎么办才能让他放弃,是不是想告诉我什么?干 嘛要来问我啊?
7
    世界就是这样,每天都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就在今天下午刚过5点,我正躺在床上胡 思乱想的时候,就在我的《落日都市》(7)还没写完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大家猜猜 是谁。当然,你们一直看着这个故事,一直通过这个故事来接触我,相信不难猜到,可我是 怎么也没想到的,1999年7月6日17点左右,本人收到了L小姐的来电。说真的这种事我 是早已预见了,想她可能在这个夏天回来,然后给我个电话,大家聊聊最近的事,而我就会 依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我没有遇见是在这时,细节也有些不同,我开始一听到她 的声音,是个我熟悉的声音,但我不敢肯定,当确定下来后我有点高兴,可以见到她了吗? 我错了,她告诉我后天她就要走了,回去继续读书了,也就是1999年7月8日,可她已经 回来3个月了。 她这半年去了那是先去上语言学校,学习英语,然后回来考托福。她先是回来复习,那 段时间她谁也没找,还说:“我连H都没找。”是啊,你连她都没找,可你找不找她与我何 干啊?关我屁事儿啊?想说什么? 回来三个月了才让我知道,不管怎么讲我都有点接受不了。说是知道我搬了家但才知道 我家的电话没变,看来我真的只是个很普通的朋友,打电话给我就为了告诉我你后天要走 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真想知道。 当然,我也有另一个想法。她也是个很精的女人,我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她是知 道我对她有意思的,她一定感觉的到的,虽然我没有过什么特殊的表示。那她也不会半年就 什么都忘的一干二净,那又是什么意思呢?可能只是想到了这时才告诉我,没有那么多的机 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胡思乱想,也许她是在为我着想……,哎,我不 知道,不知道,我太乱了……她说:“你是不是还在作梦啊?”I said:“I hope so。” 她说:“那好吧,不和你说了,就这样。”“那就这样吧。”我抬手就把电话重重地挂上 了,听到那头说:“再见。”对,我没有再见的。 可能今晚又看不下书了! 此段算是篇外音吧! 电话可真算的上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了,人们可以通过它保持联系,但因为看不到对方的 样子,又可以毫不掩饰自己真实的心情。一方面我越来越难过,但一方面在电话里却还是嬉 皮笑脸,装的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在L的邀请下我和一条鱼,乌鼠也曾去过她家玩,去之前 一天我突然不想去了,但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去了也没什么意思,不过是L小姐亲自下厨 做了餐饭给我们吃,说真的她的手艺很不错。这可能是唯一的一点收获! 一天我又闷得没事干,就打电话说:“你在干什么啊?不如我去你家玩吧!”她在那边 支支呜呜的:“啊?不行啊,我正在打扫卫生,一会儿还要出去的,没空啊!”“是这样 啊,那就算了吧。”一会儿一条鱼也打了个电话来:“你怎么样啊?……,哎,你知不知道 啊,我听说K(他和L以前是特殊关系,我也是高考后才知道)这几天天天去L那,好像是 没几天没去了。”此消息对我来说真好象是一道突来的霹雳,“可我才给她打过电话,她说 她在搞卫生。”“啊?不会吧?”以前从不理解那些人为什么会为了女友而和别人打架,但 我现在真的明白了,真的是尝到了吃醋的滋味。心情一下降的零点,简直是坏透了。她在骗 我,她在说谎,但她又不是我女朋友……,我有点想发疯了! 说好出去和乌鼠喝酒的,那正好。我发了狂的猛骑,见到他拿起烟就猛抽,一看我不对 劲就问怎么了,我告诉了他,他也不出声了,能说什么呢?于是我们俩就在那个下着雨的下 午,在那间熟悉的酒吧的角落里,把苦涩,烦恼随酒精和尼古丁一起灌到自己的体内,任由 它窗外雨打风吹…… 今天是她走的日子,终于到了。在被人看来不过是无聊的一天,但对我自然有不同的意 义,完全听不到老师在讲些什么,望着窗外心也不知飞到了哪里。这一个多月来,我妈,我 的一些朋友都说我瘦了,我只有苦笑对之。这段时间里,我总是整天愁眉苦脸,脸上是写的 清清楚楚的,而家里人大概以为我是为了高考的事才这样的,就一直没说什么。自己也常常 坐在电脑前发呆,一首歌能反复听上两个小时;或是掰着手指在算时差,想她现在正在干什 么…… 爱过她,你可能就会知道,很多时快乐还没有停下来,痛苦就会从他手中抢过接力棒, 而且跑很久都不会停。这听来很无聊,很俗,像一条枯燥的公式,但它确实就寄生在我们体 内,每时每刻都在被使用着,当你算不出另一个结果——幸福时,你得到的就只有这个。有 人能超脱它吗?没有,没人可以做到! 放学了,肆意了一天的太阳也没精打采的藏到了高楼大厦的后面,我也没精打采的蹬 着,以车代步,但路依然没有尽头,永远也走不完。我有一种感觉,这昏黄的城市开始摇晃 了……




Copyright ©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