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星 星 点 点


  □ 春光乍泻
  □ 随风而去
  □ 冰与火
  □ 落日都市
  □ 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
  □ 十七岁的童话
  □ 聆听风铃
  □ 鹿物语
  □ 数日子——我的网恋
  □ 女人香
  □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
  □ 梦呼吸
  □ 明星在电话中诞生
  □ 汉字何罪之有?
  □ 花 伤
  □ 永远腐烂的童年?
  □ 有趣的慈航静斋
  □ “昨日事促成今日事”
   □ 遭遇刁难
  □ 母亲,我心中你最重
  □ 雨中百合
  □ 魏 霞
  □ 我在旅行中
  □ 玩 火
  □ 结婚进行曲
  □ 伤 逝
  □ 纯真的笑
  □ 该拿什么来还你
  □ 去日苦多
  □ 505宿舍
  KITTY日记
  啊,我迟到了
  半月无欺
 
  不落
  打倒的艺术
  大劈棺
  风中的精灵
  感悟
  花儿谢了
  花落花开
  今天莫不是傻了?
  聚散
  溜冰少年和鱼类鸟类
  猫的故事
  美丽新世界
  猛兽濒危与男性退化
  梦中那飞舞的蝴蝶
  难忘的时刻
  清晓断想
  蓉蓉的希望
  暑假
  宿舍里的日子
  天涯同命鸟
  我的大学
  我想说
  我愿意
  惜缘
  心愿
  雪花
  寻常细节
  一方阳光
  一个故事
  愚人节的故事
  只是人生的一次驿站
  足球缘
  爱是一种需要
  脸色可读
  学会妥协
  离家回家
  快乐
  人生如灯
  放弃也是一种幸运
  寂寞黑夜
  常扫心境
  储蓄爱情
  当你受到中伤时
  朴素若水
  风雨
  梦醒
  你想过你应该怎样生活吗
  寄语人生
  谁来探望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
天工搜集


   
    有位美国记者最近做了一个Web生活实验,并把他的亲身体会撰写出来。
    给他实验灵感的是早在1965年,美洲银行(BankofAmerica)做过这个实验,将一张该银行新发行的记帐卡(chargecard)送给一位女秘书,让她只凭借这个卡生活一个月,来看看现实世界是否已经对记帐卡准备好了。最后银行兴奋地宣布实验取得巨大成功,这名女秘书在31天当中实实在在地生活而没有花一分钱现钞。
    这位记者想,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无论我需要什么、无论我想做什么、无论我计划一周内干些什么,只要我在因特网(Internet)上,就全部能搞掂。既然这样,我何不也做一个类似的实验呢?尽管他知道1965年的那个实验中的女秘书透露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舒服,过桥费麻烦得很,付费电话打不了,许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变得十分困难,但是这位记者认为今非昔比。目前有4OOO万美国成人是活跃的因特网用户,这大约是美国受教育大众的四分之一。仅仅是1997年就有1120万美国人在网上购买了价值32亿美元的商品,网上服务之发达完善可想而知。加上这位记者老兄自诩他在网上邀游的本领不比别人差,平常他都是一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整天都不下来。他去网上买书、买CD、投资、付帐、买日用品、收发商务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写作素材,等等,等等,仅仅是点两下鼠标而已。所以他满怀希望地为自己设计了“网上一周”的实验--他在一个小岛上租了间房,一个人独处,除了因特网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与外界联系。由于他信心十足。所以他轻装上阵:手提电脑、56K调制解调器、一张信用卡、一个牙刷、两套内衣。就这些!他想,只要FedEx(美国一家快递公司)送货上岛,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
    我们来看他这一周是怎么过的:星期一傍晚到达目的地寓所。听涛拍岸,悠然自得了一阵。舒展几下筋骨,马上打开“网上美餐”(Cybermeals),键入自己的地址,希望有顿热气腾腾的晚餐尽快送达。得到答复:“抱歉,在您的区域此时没有任何网上餐馆显示!”,试试另一个网址E-Meals,同样是“抱歉”。不要惊慌,又花上几个钟头找出了隔夜投递专线,在网上订购了啤酒、可乐、皮萨、奶油牛排---通通一式两份,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心中暗念了一万句“谢谢上帝”。
    然后空腹在AOL上与太太莎若和孩子们聊天,安妮上了芭蕾舞课,爱玛在学校里学到了马丁·路德·金,戴仔(小狗)尝试咬沙发。在那遥远的现实世界里,生活如常。星期二天水灰茫,心境灰淡。最后闹我起床的是电脑,该死的声音:“老板。
    职业。起床,去工作,你这个懒鬼!”。接着收到今人沮丧的E-mail(电子邮件):“您的牛排将于明日送抵(我们的服务如何)”连忙回复:“阁下没搞清楚。我无法再等,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解决?”对方真是好心肠,同意破例,但是今天还是帮不上我。啤酒订单也同样出了问题。而我联系的其它餐饮店全都不祥地沉默。
    下午,花了数小时力图不去想食物。给纽约的同事、波士顿的朋友、洛杉矾的姐姐、新泽西的弟弟、旧金山的外甥、费城的老爸大发E-mail。
    同时开始我下一项安排。在大学站点上巡游,按研究方向查询教授,输入E-mail提问。
    还是忘不了食物,离开电脑,冲进厨房,大肆搜索。找到一只死老鼠,可怜的小混蛋一定是饿死的。发了阵呆,思考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回到电脑前,在网上飘荡,直到登上该岛商会的网址,留下一个咆哮的请求:“一个皮萨饼,一块娇嫩的里脊肉。我想吃东西。我的信用卡非常优等。你们能帮助一个饥饿的外来客吗?”
    人夜,无甚反馈。只是与莎若和女儿们接上头。安妮想知道是哪种14寸的面包圈,爱玛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全吃完了。我:“面包圈根本没来。我希望它明天会来。它会闪着香草的光泽。”莎若:“你早餐吃了什么?”
    我:“哦,让我想想,一杯清水。”莎若:“你午餐吃了什么?”我:“啊,更多的水。”
    莎若:“你晚饭吃了什么?”我:“水,到处都是……”莎若:“DAVID!(记者的名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保持冷静,节省体能,继续网上工作。我还能怎么样?星期三昨晚读了网上一篇科幻小说,描述E-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自己现在的困境恰恰在小说里写到,很不舒服。清晨冲下楼梯去看奶油牛排,一无所获。FedEx的网址确认牛排今天早上已经到达附近。口水如泉涌。
    中午啤酒送到了,真希望自己能为此兴奋。不过我担心捂着饿了两天的胃闻到那些啤酒泡沫,我可能会晕过去。这简直荒唐得过分了,我能盘腿大坐,与远在澳大利亚的作家探讨那篇科幻小说,却怎么也凑不出一餐饭。
    挣扎着按计划与波士顿的同事在网上共进午餐。网上交谈了45分钟,他吃了一个三明治,我听自己腹鸣如雷。FedEx的司机找不到我的房子,他们建议我打电话提供更明确的指示。好主意,但违反了规则。我还是把更详细的地址键人电脑发出去。晚上7点,奶油牛排送到了。啊……星期四中午14寸的面包围到达。盯着它看了一分钟,觉得它象发霉的马桶。
    不过,味道还可以。
    蜗牛速度的电话接线、无法造访的网址、不答复E-mail的人。所有这些以及更多开始挫伤我。放弃了完成原计划工作的希望。难道科技这么发达就是要提醒我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不是应该拿漂亮的电脑去换钓鱼杆、来福枪或者一杆标枪。
    莎若催促我回去,但我决定再留一夜。注意力转向如何解决最后一餐。接受来自当地商会一个匿名者的建议,我开始向岛上的餐厅酒肆发E-mail,乞求食物,无耻地许诺为它们在全国杂志上做宣传。但几个小时后,杳无音信。忽然灵机一动,那个匿名者昨天告诉我有个“小岛纵情”〔Island Irdulgence),专司当地餐厅的外卖,并把传真号码告诉了我。
    我的手提能发传真,我可以很轻松的……但这会等于欺骗,不过,会吗?当然会。传真基本上是电话,跟网络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必须得吃东西!我开始写传真:“我想要份皮萨,一份大皮萨,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上面。”星期五摄影师和他的助手早上赶到,很高兴有了同伴,我有些笨拙地表现好客,“有人愿来点面包圈吗?啤酒。还是皮萨?”
      是的,皮萨。昨晚送来的。我当时边吃边觉得有些愚蠢,要是我星期一就想到这招该有多好。谁知道我会完成什么丰功伟业,要是我不必担心食物的话。
    不过,我还是对胜利有点得意。那个传真?我根本不必劳神发它。
    昨天在网上冲锋了2O分钟发现一个faxsav.com的站点,发了个E-mail给这个站点,它代我将传真发出。半小时后我拿到了皮萨,名誉和纯洁丝毫无损。现在。把我从这儿弄走吧。




Copyright ©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