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jpg (12373 bytes)

东方文化·文学风景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书 品 人 生


由不自由的自由到自由的不自由   (李敖)
缺陷者的鲜花 (秦牧)
一个人的世界(胡庆华
戒 烟   (丁兰坪)
当你成了时间富翁以后 (岑济鸣)
说说绅士 (程乃珊)
比金子还要重的 (朱利华)
落泪是金 (宗金)
最强大的是时间
春天的话语 (龙章辉)
人 生 是 路
上苍的眼神 (白描)
人生幸福三诀
父   爱 (白水)
你将怎样改变世界
什么都快乐 (三毛
人生自然的节奏 (林语堂)
美丽的心情
我属于世界 (沙人)
只因为年轻啊 (张晓凤
不要“情绪污染”(淡野抗
感觉生活(傅英会)
想做“水手”(吕先富
缪斯的左右手 (余光中
“忙”与“闲”
看谁的文章好 (李敖)
奇情与俗情 (李敖)
真诚相待 (林清玄)
生命的意义 (林清玄)
背影 (朱自清)
美术与人生 (林语堂)
实行的悲哀 (林语堂)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戒 烟”

丁兰坪


    县人大副主任严民正好57岁,被机构改革"一刀切"了一下来。
    老严是从军队团职转业到地方的正处级干部,在县人大副主任的位子干了整整七个年头。一副身高马大的好身材,虽然皮肤黝黑,但看起来总是神彩奕奕,精力过剩。说起话来粗门大嗓,诙谐幽默。有时浑浑俗俗,有时雅雅素素,粗中带细,妙趣横生,场合对象,恰到好处。凭此功底,人缘极好。
    严民的提前离岗,可谓是圆满。在四大班子中,他的群众口碑最好,不贪、不占、不赌、不花。全县上上下下都知道严主任唯一的嗜好,就是烟瘾特大。一天两包,早晨一醒,晚上睡前,几乎手不离火,烟不离口,别人笑他脸黑,他便哈哈大笑:"烟熏的"。有人劝他"吸烟有害健康",他便嘿嘿一乐:"我是烟草纳税大户"。由此,他便有了一个他自己从不避讳的绰号――烟民。人们对他的称呼也由"严"主任改口为"烟"主任了。
    离岗前的"烟主任",虽称得上是县里"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但他总是非常谦虚,对谁也不拿官架,逢人便自嘲:"我们人大是高房子、大牌子、里头住着老头子,不管人,不管物,说起来最高,其实是骆驼想登娥眉山――空有大架子,有时真不如个猴。也就仗着是个生了孩子的大闺女――享受个'处'级待遇。""烟主任"这一通知趣的道白,听者无不哈哈大笑,虽都当面直摇头:"哪里,哪里……"。但背地里又都真心佩服:"烟主任净说实话"。
    "烟主任"大大咧咧的性格,不但没人瞧不起,反倒更惹人喜欢亲近,不象有的领导,故作姿态,端架板脸,让人敬而远之,属下见面"高高抬起",握完手后便"重重放下"。随和的性格真让"烟"主任受益不浅,县里的大会小会,基层的揭牌庆典,总少不了"烟"主任高大的身影。一有空闲,叫上司机小郝,轻车简从,乡镇农材,国营私有,机关企业,金融商贸,走访也行,调研也罢,转到哪哪欢迎,赶上啥就吃啥,从不计较好吃好喝,进门一座:"有烟就行",出门走时:"一条就行"。基层的同志都知道,"烟" 主任是位最好"打发"的领导。
    毕竟是县级领导,走到哪哪觉得添光,谁认识也觉得荣耀。邀请的、拜访的应接不暇。都知道严主任好烟,"烟"主任的烟"源"自然是源源不断。为守党纪国法,他给老伴和司机小郝定了三条"家规":酒不论优劣,一律不收;钱不问多少,一分不接;烟不管好赖,只收一条。也就是他这上不违"法"下不违"情"的"家规",着实保住了他晚节不变的清白。
    "烟主任"吸烟出了名,有关他和烟的传说在全县也广为流传。谁都知道,他形容事情的量词多以"烟"为数量单位。他的时间概念是"X根烟"的路程,他的价格单位是"X盒烟"的价钱,他的重量单位是"X条烟"的重量……。早晨一上车,小郝便问:"几根烟的路程?"老严把烟一点,说几根几根准到。这样司机小郝心里有了底,根据"烟程",估算是否给车加油。开会讲话发言,凭老严的口才,从不拉提纲,拿稿子,总是烟一点:"我占用大家X根烟的功夫",烟完话落,掌声四起。回到家里,老伴买了新衣服,让他猜价钱,他张嘴就来:"再贵也超不过一条软中华"。最有趣的是,他最怕开四大班子联席会,县党政一把虽都是年轻体壮的青年干部,但都没有吸烟的嗜好,用老严的话说:"他们身体金贵,怕吸烟有害健康。"会议室便多了条"禁令":严禁吸烟。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会议室,"烟主任"却抱怨连个烟灰缸也不备。抱怨归抱怨,"烟主任"毕竟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从不在县委会议室抽烟。烟瘾上来,便假意上厕所,茅坑一蹲,烟一点,瘾一过,继续回去听会。为了方便,一开会,他总坐在靠近会议室侧门的位置,其他领导都晓得他这一习惯,大家心照不宣,"烟主任"到不到会,谁都不抢他的"烟位"。老"烟"开会期间时进时出的毛病,刚上任不久的辛书记实在看不过了,便冲他板了一次面孔:"严主任,开会呢,有什么急事出出进进?"老严便诡秘的一笑:"岁数大了,前列腺出了问题。"大家一听,满堂哄笑。辛书记不知实情,尴尬的回笑一下,这事就算过去。后来辛书记知道了他的毛病,只好网开一面,随他出出进进了。
    "烟主任"的老伴是县城一所小学的美术老师,人长的斯文标致,干净利落,把家里总收拾的窗明几净。就是老严的烟瘾让她头疼,再怎么打扫,点卫生香、喷花露水,也赶不完家里的焦油味。几次想劝老严把烟戒了,但话一出口,老严就一口回绝:"戒不得"。说完总有一套吸烟的道理。什么"烟是感情沟通的工具",什么"饭后一袋烟赛过活神仙",什么"不吸白不吸,吸了也白吸"……。老伴见扭他不过,后来干脆一使性子,把老严赶到了书房,让他卧室、客厅、书房合而为一,由其吞云吐雾。老严有了自由的空间,适得其所,其乐融融,还打趣的给自己的房间起了个雅号:云雾仙居。老伴一听,愤愤地说:"什么狗屁仙居,纯粹一个大烟鬼窟"。老严在"云雾仙居"读书会友,好不乐哉。但过段时间,又忍不过想和老伴温存一番,只好又是洗脸,又是涮牙,又喷香水,又嚼口香糖,捣鼓半天,死乞白赖的钻进老伴的被窝。每每温存一过,便被老伴撵"鬼"似的一句:"干完活走人"赶出"闺房"。
    分居归分居,严老夫人贤妻良母的品性最让老严怜爱,"云雾仙居"的每日"打扫庭除"老伴照样全包。一天打扫卫生时,严夫人端着满满一灰缸的烟蒂,看着五颜六色,美术师的灵感突然一现,何不拼成花篮变废为宝,我也看看你这烟鬼究竟能抽多少烟。她便拿来剪刀、针线、胶水、胶带,剪去灰蒂,留下绵嘴,乳白的、金黄的、银灰的、淡青的、红的、绿的、带花的……。"美术师"又拼又粘,针线合成,不一会儿,便制成了一束"牡丹报春图",往书架一摆,惟妙惟肖,生动逼真,煞是好看。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今天一幅"梅含白雪",明天一幅"月季争艳",后天一幅"百花迎春"……。老严的烟蒂也不再乱扔了,兜里还专门备了一个空烟盒,吸完一支,轻轻捻灭,象放宝贝似的盒里一装,回到家里交给老伴,任其施展才思。日长月久,老伴的工艺品把"云雾仙居"妆点的更入"仙境"。引得"烟主任"诗兴大发,为夫人赋《咏烟蒂花》一首:
    云雾缭绕百花开,
    姹紫嫣红春常在。
    不知奇花谁育出,
    家有仙女散花来。
    诗文作罢,专门请县里著名的书法家挥毫泼黑,让装裱店精细装裱,工工整整的挂于"云雾仙居",逗得老太太直骂他:"吃饱了撑得!"
    刚被"切"职后的"烟主任",在家闲来无事,一边吸烟一边陪着老伴做"烟蒂花",兴高彩烈的闹着要跟夫人学一手。时间不长,烟蒂出现了"材料"危机,老伴晓得,"烟库"肯定吃紧了,老严在省着抽。"烟主任"陪着做"烟蒂花"的情绪也渐渐降了温,脸上的表情一天天严肃起来。老伴心里明白,老严学抽烟时有言在先:"保证不自己掏腰包买烟抽"。这班一不上,没了公烟可抽,更没人送烟来抽,烟源断流,又不好意思伸手向老伴要钱买烟。老伴心疼起了老严,就偷偷揣了几个烟蒂,来到烟店,照着品牌想给老严买两条,一问价钱,一下傻了眼,便宜的一条上百元,贵的简直不敢相信。按老严的烟瘾,一个月的工资,不够他半月抽。老伴倖倖回到家里,冲着老严低声试问:"不行买几盒抽吧!"。老严从老伴的眼神里看出了心思,紫红的嘴唇紧绷在一起,将手中的大半截香烟往烟缸狠劲一拧,粗门大嗓变得浓重低沉:"戒!"老伴一听,惊诧的瞪大双眼,低声细气的问道:"行吗?"
    "行!"老严的语气更坚定了。
    "怎么戒?"
    老严没有回答,只是深情地望了老伴一眼,脸上表情舒展开来,冲老伴诡秘的一笑:"今晚告诉你。"转身抱起铺盖,老伴深知老严的秉性,赶快乐和和的帮他收拾起床铺。
    天刚擦黑,老严就洗澡、涮牙、刮脸、梳头,浑身上下净了个痛透,象换了个人似的,把老伴拉进被窝就要亲热。老伴半推半就,只是没忘白天的事情:
    "怎么个戒法?你还没告诉人家。"
    老严抚摸着老伴,冲她调皮的一乐:"天天守着你不就戒了。"
    "没个正经"。老伴假意生产,把身子一扭,背冲起老严。
    "哎!吸臭了嘴,吸坏了肺,吸的老婆背靠背。"老严故意接着逗老伴。
    老伴扭转身来,轻捶着老严:"说正经的"。
    老严便停止了玩笑,一脸严肃地望着老伴:"现在的领导不好当呀!不贪、不占、不吃、不喝、不赌、不花的完人群众看不到了,你想做个完人也不容易。我思前想后,贪易掉头,占易丢官,大吃大喝党纪不容,赌呀花呀保不住家庭。唯有吸,说缺点也算毛病,说优点也有好处,模棱两可,一吸咱不是完人,吸了人之常情。这么几年,我悟出了个理:贪不如占,占不如喝,喝不如吸,我只是吸了几盒烟而已。"说完老严便长长的呼了口气,象是浓浓的吐了一大口烟云。接着说道:
    "我老了,为了身体,我戒了。你戒了,人家还给你送烟干什么?这样对人对已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说完,他又长长的呼了口气,又象是浓浓的吐了一大口烟云。
    老伴听着,两眼模糊起来,喃喃的说:"这几年也真难为你了"。
    老严一看老伴眼睛有了湿润,话题一转:"我有戒烟的好办法呀!"
    老伴一听:"就是,啥法还没说呢?"
    "口诀,秘密口诀,一背即灵。"
    "什么口诀?念给我听听。"
    老严故意卖起了关子:"密诀,只能心悟,不可言传。"
    "不说,我还不想听哩。"老伴又假装生气,扭过身去:"我睡了"。
    老严又赶忙把老伴哄过身来,连声说道:"念给你,念给你。"便一板一眼的诵道:"戒了烟,清了肺,搬出云雾仙居睡,老婆不再背靠背。"说完,又叹道:"不过我这一戒,我的仙女就做不成烟蒂花了。"老伴一听,莞尔一笑:"不做烟蒂花,总比守个'鬼'强。"说着便紧紧的向老严宽大的胸膛偎去。老严顺势猛的把老伴一抱,好一阵痛快。
    老伴心情也格外好起来,一晚上再没象撵"鬼"似的"干完活走人" 。



   




Copyright © wbw.gif (2881 bytes)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