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海 外 拾 萃



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解 (罗素)
个人与大众 (Aldoust [Huxley)
工作和游乐 (Herbert Read)
苏格拉底的智慧 (苏格拉底)
文明与历史 (C.E.M.Foad
重见光明三天 (海伦.凯勒)
自然法则 (F.B.S.Haldone)
假如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Og. Madino)[美]
论求知 (培 根)
观察与解释 (Desmond Morris)
误入工人天国的人 (Rabindranath Tagore)
大年夜(德富芦花)[日本]
记忆(邦达列夫)[苏]
节日(瓦莱斯)[法国]
脸(纪伯伦)[黎巴嫩]
邻居(邦达列夫)[苏]
论旅行(三木清)[日本]
奇迹(史密斯)[英国]
诗(邦达列夫)[苏]
时钟(高尔基)[苏]
无题(玛拉赫)[美国]
窗(波德莱尔)[法国]
论宗教(纪伯伦)[黎巴嫩]
握手(莱·亨特)[英国]
影子(普鲁斯)[波兰]
收获(泰戈尔)[印度]
洗澡(列那尔)[法国]
自由(罗曼·罗兰)[法国]
英雄(泰戈尔)[印度]
上帝(米斯特拉尔)[智利]
迷信(培根)[英国]
论美(伏尔泰)[法国]
书籍(罗斯金)[英国]
论谈话(纪伯伦)[黎巴嫩]
论贫穷(培洛克)[英国]
门(克·莫利)[美国]
歌声(米斯特拉尔)[智利]
静(米斯特拉尔)[智利]
礼物(泰戈尔)[印度]
礼貌(土井治)[日本]
灯(米斯特拉尔)[智利]
爱情的珍珠 H·G·威尔斯
暴风雨──大自然的启示
拉法埃莱·费拉里斯

等待生活 阿尔·马丁内斯
风的心愿 威廉·布莱顿
感受英国的绅士淑女 琼·索耶(美国)
青春赋 萨缪埃尔·沃尔曼
信与思 纪伯伦
一代天骄,谁与争雄 南希·莫特(美国)
一念之间 米尔·阿尔塔(美国)
自相矛盾的魅力 纪德
快乐王子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爱情的珍珠
H·G·威尔斯



  道德家认为,珍珠比最璀灿绚丽的宝石更加可爱,因为它是一种生灵经历了痛楚才生成的。对此我无话可讲,因为我对珍珠毫不迷恋,它们恍惚迷离的光泽丝毫不会使我动心。同样,《爱情的珍珠》究竟是一则最残忍的故事,抑或仅仅是一首关于美之永恒的精致寓言,这个世代延续的争论,凭我自己的力量也无法判定孰是孰非。
  故事出在印度的北方,这里有产生天下最动人的爱情故事的第一流沃土。这个国度充满了阳光、湖水、茂密的森林、成群的山岗和富饶的幽谷。远方天际群山起伏,峰峦和山梁上覆盖的皑皑白雪可望而不可及,终年不化。一位年轻的国王治理着这个国家。他遇上一位天香国色、温柔可爱的姑娘,就娶为王后,全身心地热爱着她。爱情是他们的,它充满了欢乐、柔情和希望,它既细腻入微又大胆而热烈,无与伦比,你能梦想到的一切爱情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他们的爱情持续了一年半光景,忽然有一天,王后被密林中的一种毒刺扎了一下,便香消玉殒了。
  王后死去了,国王痛不欲生,一言不发,呆立不动。人们担心他会自杀;他没有儿子或兄弟来继承他的王位。他俯伏在爱妻的灵床脚下,滴水不进;灵床上是王后娴静的遗体。就这样过了两天两夜,后来,国王站了起来,吃了一点东西,平静地四处徘徊,似乎已经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断。国王下令把王后的遗体殓入铅与银铸的灵柩。灵柩外面是一口中棺,用最珍贵、最芬芳的包金木料做成;最外面是用雪花石膏做的石椁,镶嵌着珍奇的宝石。国王在池塘边,在花亭、水榭、矮丛和皇宫的楼阁里捱过大部分时光,追索亡妻的芳踪,昔日他们曾厮守在这些地方。他最后回到了大臣们中间,当众宣布了自己的打算。
  他说自己再不能去接近别的女人,再不能想到她们了,所以决定找个英俊的青年代替自己,训练他担负起国王的重担,等这个青年能代替他的时候,就让他去行使国王的权力。而国王本人将毕其余生,竭尽全力,用他的全部资金,用尽所有归他支配的财富去修一个建筑,纪念他那位无与伦比、温柔可爱的心上人。这个建筑应该尽善尽美,比现在的和未来一切建筑都更加辉煌,它落成以后将成为一个奇迹。人们将对它无比推崇,赞不绝口,都期待一饱眼福,从世界各地到这里参观,缅怀王后的芳名和她的一切。国王说,这个建筑将命名为“爱情的珍珠”。
  臣民全都同意了他的打算,于是他开始实施了。
  年复一年,他终年全力以赴地装修这颗“爱情的珍珠”。人们在一处地方垒起一个用天然石料筑成的巨型底座,从那里可以远眺幽谷对面群山上的开阔雪景。那里有村落、小山和一条蜿蜒的河流,离那里很远的地方还有三个城池。人们把雪花石膏外椁放在那儿,又修起一座精致的亭子。亭子周围是用奇特可爱的宝石做的立”“柱,还有雕刻得巧夺天工的围墙。巨大石椁上面是亭子的穹顶,上面有尖尖的立角和圆顶,如同钻石一般,精美绝伦。起初,“爱情的珍珠”的规划并不象它后来实施时那么大胆精巧。当时它的规模要小一些,更富于装饰性,外部的镶嵌也更繁复,包括许多透景,还有不少玫瑰色的精巧立柱。石椁摆在其中,宛如孩子睡卧在花丛里。当初的圆顶上铺满了琉璃瓦,用银子做框架,用银子相连接,不过这个办法又被别的方法代替了,因为它显得过于致密,没有秀拔腾飞的态势,不足以体现国王不断增长的想象力。
  因为,此时的国王已经不再是深爱着年轻王后的翩翩少年,而俨然是一个严肃稳重的男子汉了,他一心只想着“爱情的珍珠”。逐年的努力使他研究了修建拱门、墙壁和飞檐的种种新方法,研究了上百种石料、上百种色彩和上百种效果,这都是他以前没想到过的。他的色彩感觉更高雅、更冷静。过去,珐琅嵌金丝的熠熠闪光使他赏心悦目,而现在他对这些已经兴味索然。现在他寻求的是碧空般的蓝色,是朦胧玄妙的明影,是出人意料的一束乳白光芒,微泛紫色,他在追求恢宏开阔的胜境。他对雕刻、装饰、镶嵌以及所有小心翼翼弄出来的东西全都厌腻了。他提到以前的装饰时说:“这些东西挺漂亮。”他把它们用在了附属的建筑上,以免妨碍他的主要计划。他的艺术趣味越来越高。目睹“爱情的珍珠”从雏形渐渐变成一个超越人类的现实,博大恢宏,壮丽无比,人们半是敬畏,半是痴迷。“这个奇迹真了不起啊,”人们私下议论着,“爱情会创造出奇迹来。”全世界的女人,不论她们有没有别的爱人,都爱上了这位感情深挚、气度宏伟的国王。
  一条宽阔的走廊从建筑中心穿过。对这片景致,国王越来越关心了。他从建筑内部的门道朝排列着无数立柱的走廊望出去,目光掠过建筑中心的空地(空地上那些玫瑰色立柱早被去掉了),掠过亭子的顶部,亭子底下摆着那个雪花石膏外椁,穿过一个精心设计的出口,望见了远方群山的开阔景象,万山之王就伏卧在几百里以外的地方。两边是立柱、拱门、飞檐和画廊,高耸欲飞,宽敞而含蓄,宛若一队巨型的大天使隐伏在上帝周围的荫影里。人们看到这番严谨的美景,起初欣喜若狂,继而战傈起来,心生敬畏。国王常常伫立在这里,眼望这番景色,感慨万端,不过他并没完全心满意足。他觉得,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前,“爱情的珍珠”的什么地方还有待改进。他总是吩咐在它上面做些小小改动,或是把刚刚改过的重新恢复起来。一天他说,如果没有那座亭子,雪花石膏外椁会显得更加简洁。他揣度了好一阵,才下令把亭子拆掉搬走。
  第二天,国王来了以后一语未发,接着两天还是这样。接着他整整两天没露面。后来他回来了,带一位建筑师和两位著名工匠,还有个随从。
  人们聚在一起,默默地观看,置身于他们建成的宁静而辽阔的空间里。完美的建筑上没留下任何艰苦劳作的痕迹,俨然浑自天成。
  只有一件东西破坏了这种绝对的和谐。那个雪花石膏外椁放得有点不是地方。
  它还像当初那么大,可是,似乎从那时起它就一直在渐渐扩大。它很惹人注目,它打断了连贯起伏的线条。外椁里面是铅银合铸的中棺,最里面是王后——这一切美景的不朽来源。而此时此刻,那石椁仅仅象只小小的黑匣子,在“爱情的珍珠”的宏伟景色中很不得体地摆在那儿,如同有人在蓝宝石般的天上掉下来的一只小旅行袋。
  国王沉思良久,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最后他终于开口了。他指着那个棺材说:“把那个东西搬走吧。”




Copyright © wbw.gif (2881 bytes)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