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前 沿 地 带
  


站在阳光下,等待着我的爱
没法潇洒 (李迷)
颓废有时是一种不知不觉
西游记笑传 (柔情浪子)
悬挂的词语 (慷慨的棉花)
我是黑客我怕谁 (杨志宏)
鱼的泪 (阿本)
家是什么 (姚勇)
文人自白 (陈青)
留白天地宽
云无心出岫 (行云)[台湾]
关于日子 (李彬)
透过烛光的微笑 (阿青)
我很丑,也很迷糊 (李迷)
猪八戒的自述
秋夜
四城之恋
造就与迷失
画一扇窗给自己
雨蓬、眉毛及其它
当女人进入了欲望
捏造  
一个模特和一只蝙蝠
高手也“下岗”
假劲儿和轻闲劲儿
克隆年代
另类婚礼遐想
论女人抽烟
麻将与高尔夫与桥牌
猫吃了红色的玫瑰
男人的近视&女人的远视
女人三十之不亦乐乎
千里送鹅毛新解
情话大逼供
让人哭笑不得的“老佛爷”
世界杯“绰号”大博览
退休,一种姿态VS一种心态
香水里的爱情密电码
小姐、同志和戴墨镜的抢劫者
愿比尔-盖茨保佑网络爱情
男人的厨房
我被幸福害惨了
游戏少女
现代婚姻爱情“契约”
棋子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愿比尔-盖茨保佑网络爱情
无印品



  当我到了一个不得不相信爱情的年龄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可能错过了很多恋爱的机会,只剩下一点有些玩世不恭的心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男朋友,老是觉得自己长相也不俗、谈吐也不俗、个性也不俗,唯一没有脱去的俗气可能就是有点"爱财",可是如果这也是缺点的话,估计这个世界上就没什么"完人"了吧。所以我只好把孑然一身的原因归罪于自己稍微有点过头的聪明(我感觉有臭鸡蛋要扔过来了),再加上一点嚣张,总是给男孩子一点消化不起的感觉。

  可是当空气里再次弥漫起那种恋爱的味道的时候,我突然开始意识到"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可是爱情这种东西总是可遇不可求,虽然我不太保守,但也还是鼓不起勇气向侧身而过令我惊鸿一瞥的男子发出主动的攻势,何况我还从未遇到过这种男人。偶尔在一次爬网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婚介和交友的站点,我当时想如果男朋友要是可以和软件一样下载一个岂不妙哉,恰好又刚刚读完台湾的那个姓蔡的研究生写的那个有点凄婉缠绵的网络爱情故事--第一次亲密接触,搞得我蠢蠢欲动……

  于是我开始在这个站点上漫无目的的瞎翻,故事的男主角A就是这么出现的,他的自我介绍洋洋洒洒估计有百字之巨,虽然没有什么让我特感动的字眼,但是让我感觉到他对爱情很真诚,我对爱情也很渴望,又觉得可能会有缘分,于是发了一封信给他--而从此我的网络爱情开始走上一条不归路。

  A第二天就回信给我说很高兴收到我的信,并且附加了各种证件的扫描附件,网络世界毕竟是一个虚拟世界,每个人都只是顶着一个ID,或者说是一个数字,而A的这些有效证件的确增强了我对他的信心。经常上网,信也来往的频繁,有时碰上了,就用ICQ聊,还有时还相约在聊天室里,一来二去的真的感觉有了点感情,甚至会不自觉的想念对方。也许幸福真的要来了吧?我想。

  直到终于有一天,我在信里给了他我的电话并希望他会打给我。第一次听到A的声音,感觉他声音很是浑厚,底气很足的那种。不由得更是心花怒放。

  也忘了是谁先提出要见面的了,可能是我吧。当时觉得如果真的把约会地点定在麦当劳或者肯德鸡什么的肯定是有太大的抄袭别人的网络爱情的嫌疑,于是存心找了不怎么起眼一家小饭馆作为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因为在有一次和A聊天时发现我们俩人居然都在这个小馆子里吃过饭,女孩有一种浪漫的天赋--把什么都看成是一种缘分。

  约会之前的那个下午,我颇为兴奋,也很是紧张,什么也做不下去,只是在心中勾画A的模样,琢磨着他会不会也有一些痞子蔡描述的那种兰色的忧郁的气质,默默地玩味着说过的一些话,不由得低头莞尔。弄得坐在我对面的"生鱼片"不时的看我。虽然我和"生鱼片"是同时分到那个的单位的,虽然我也对"生鱼片"的一群哥们同时把我称为"日本酱油"的叫法有所耳闻,但是我们俩人却也都不以为然,因为总是觉得近得可以碰到鼻子尖儿的爱情一定会特别可怕,何况"生鱼片"还有"日本芥么"什么的其他调料。而此时我却以为我和A之间已经到了那种全世界只有两个人的境界了。

  网络爱情在见面之后可能无非也就是那么几种结果:一种就是双方一见钟情,皆大欢喜这自然是喜剧收场;一种呢,就是两人谁也没看上谁,这可能应该算是有一点黑色幽默;还有一种呢,就是一个心旌荡漾,另一个却在对面盘算着怎样"落荒而逃",网络爱情的悲剧性收场也就莫过与此了。

  有时候爱情就象数学一样,也必须遵循一种公式,这种反传统的见面方式可能预示着最终的失败。见面的那天正好是圣诞前夜,城里人潮汹涌,又正好是饭点,馆子里更是有爆满的趋势,见面时的情景远没有我虚构的精彩,因为大家都只顾找位子,连互相来个眉目传情什么的都忘了,也错过了"过电"的机会。我反正当时已经被这种嘈杂的大环境呛得顾不上自己的小情调了,不要说看看他忧郁起来是不是兰色,连他穿的是什么,甚至长得什么样都忘得穷山尽水了。

  好不容易找到位子,刚有机会看对方一眼,小姐就不识实务地递过菜单来,A好象是个极为绅士的人,从进门为我开门,找到位子让我坐,到示意小姐把菜单先递给我做得一丝不苟,弄得我也只好挺直项背,双膝并拢,从脑海里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副矜持而且高贵的面孔带上,平时很少用的笑容,把握起来还有些生涩……我自己觉得还算优雅地接过小姐手上的菜单,看着上面的菜谱,却有些原形毕露--我的胃特别猛,口也特别重,在外面点菜从来不要素的,不过那是和"生鱼片"他们出去吃,反正大家也相互知道底细,装斯文不但是没用,而且会导致更大的嘲笑。但是我现在是和A在一起呀,可是居然还是要了一个卤水大肠,就差要一扎啤酒了。真是活见鬼,怎么自己分明穿着青衣花旦的行头唱起了景阳岗的戏了呢?弄得自己差点三碗过不了岗--青山易改,本性难移。

  在网上聊天可以特别放肆,可以毫无顾及、云山雾罩,而真的有机会"面对面"而不是ID-ID的交流了,两人反倒拘谨起来。这段间隔一下被拉得太近,只剩一盘卤水大肠的距离,从而导致卤水大肠的一边的淑女和另一边的绅士无比的别扭,而且姿势端久了着实是累,可比在ICQ上通宵达旦的狂聊辛苦得多。

  不明白自己那天为什么那么饿,如果说卤水大肠的确比他有吸引力,这种人身攻击似乎是有点太过分了吧。不过我和A现在除了似有似无的打量对方一下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聊的了,A比我想象中的矮了一头,还胖了一圈,谈吐也比MAIL中的言辞逊色了一些(我老是私下琢磨,可能对面的人就不是A,而是另外一对网上情人中的另外一个男主角,我们两人象喜剧电影里的人一样搞得阴差阳错--如果真是有这样的笑话,我就应该考虑写个剧本了吧),话题不多,而且总是局限在盘问一些类似于FAQ的什么家里有几口人,工作怎么样呀,住在什么地方呀……A见我很少发言,于是只好不断说自己和自己还不错的家庭背景……其实我不怎么喜欢那种有点爱炫耀的男孩子。

  我几乎是独自享用完卤水大肠后(发现很多人不喜欢大肠的味道,说是有一股恶臭,简直是匪夷所思,这路人一定和我不是一丘之貉),突然觉得有点没劲了,征求了一下A的意见,然后叫小姐来结帐,我虽然是有点女子主义,但算帐的时候就庸俗了,可是由于我掏钱的动作没有设计好,实在是掏得又快又准,掏出来的数目连零钱都不用麻烦小姐找,而当对面的A掏出袖珍字典般大小的钱夹时,小姐已经扬长而去了,尽管A要求把钱给我,我虽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动作过于敏捷,但是只有二十块的饭钱让我怎么好意思接A的百元大钞,只好一咬牙说算我请你吧。A似乎是对我的女子主义精神肃然起敬,也就不再争执下去。

  出了小馆子,天色看上去已经很晚了,虽然我早已习惯一个人走夜路了,但是A坚持要送我到车站,我心里陡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感觉。走在街上正要过马路的时候,忽然从我这侧闪出一辆车,我当然不是那么大意的行人,忙退了一步,可是在后退的一刹那,却发现A似乎是伸出手想向后拉住我,我当时没来得及感动,但是那天半夜醒来,脑海里突然回闪起那一幕,心里居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才发现自己孤独了那么久,ANYWAY,我是不是应该给别人,其实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和A在双方默许的状态准备开始继续交往,这段从见面后算起,仅存活了两个星期的交往也仅局限于MAIL和电话中,我也再没有见过A,A在电话里语气依然殷勤,态度却很暧昧。其实我本来也不敢对这段网络爱情有什么信心,对A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也有些疑惑和厌倦,于是有点沉不住气,写了封MAIL问他是不是对这段交往应该有一个比较明朗的态度,可是A似乎对游击战术颇为谙熟,回信反而更沉着了,说自己的确是很忙很忙云云,语气也更是切切。看完了这样一封不痛不痒的回信,我感觉自己很麻木,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一种什么。我没有马上下线,继续在网上百无聊赖的闲逛,逛来逛去又逛到那个征婚站点,发现A的主页还在上面,突然恶作剧心理作怪,到外地注册了一个信箱,又以这个ID的身份给A发了一封"测试信"--问他是否找到了意中人。可能是我对他没信心,也可能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不想A第二天就回信给"它",说"它"的信是他今年新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另外除了附上了有防伪标志的各类证件的副本,还有中英文对照的类似于"说明书"一样的文本……居然有人把我给骗了,惊得我花容失色,却又不禁哑然失笑,不知道是不是得意于自己这个基本上还算聪明的恶作剧。只是如果我早些试一下深浅,可能也不至于弄得现在浑身湿透的狼狈,暗自庆幸水深不过如此而已,还没有到淹我的程度呀。我稍微也得发扬一下阿Q的精神,抖擞了一下手指,回了他四个字--"去你妈的!"(反正我也知道他的物理地址解析不了中文,看上去可能是"???"而已,坏笑)不过也真不知道是在骂什么人还是在嘲笑自己。呵呵……

  事隔一年以后了,我和"生鱼片"已经开始公然出双如对了,甚至快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不必对现代爱情的神速表示惊奇),一天中午闲得没事,我和"生鱼片"又上网溜达,他开玩笑对我说也要到网上找一个(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于是又走到了那个久违了的站点。居然看见A还在上面伫立着。我坐在男友身边,有一点感慨:A,或许你已经找到意中人了,可能已经抛弃那个用做征婚用的信箱了,也或许你还在欺骗或者被欺骗着……尽管我吃卤水大肠的时候偶尔会想起你,但我还是真心的祝福你,希望你得到的就是你认为最好的。

  愿比尔-盖茨保佑网络爱情。

  又:前几天在收音机里听一个主持人说自己的一个好朋友(不知道主持人们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好朋友")就是通过Internet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这位光棍朋友大概是从一个MAILLIST上过滤出十分若干个年龄相当的女孩的信箱,然后写了一封内容大概是可以让女孩芳心大动的求爱式表白的MAIL,我敢肯定是用BCC的方式发给人家,搅得网上相思成灾(怎么没有发给我?),然后等待愿者上钩的Re,再从Re中将猎物分门别类,究竟是按字母顺序还是按身高、体重、三围什么的就不得而知了,然后象选妃子一样百里挑若干,(不知道这位仁兄有没有给自己起个NICKNAME叫韦小宝)再Re给人家,自然在用什么口气,或者是不是统一回同样的内容给人家实属技术机密不好深究……把这样的东西说成是网络爱情,还似乎准备把它传为佳话??求求你们,还是留一些让大家可以信仰的东西吧。




Copyright ©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