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前 沿 地 带
  


站在阳光下,等待着我的爱
没法潇洒 (李迷)
颓废有时是一种不知不觉
西游记笑传 (柔情浪子)
悬挂的词语 (慷慨的棉花)
我是黑客我怕谁 (杨志宏)
鱼的泪 (阿本)
家是什么 (姚勇)
文人自白 (陈青)
留白天地宽
云无心出岫 (行云)[台湾]
关于日子 (李彬)
透过烛光的微笑 (阿青)
我很丑,也很迷糊 (李迷)
猪八戒的自述
秋夜
四城之恋
造就与迷失
画一扇窗给自己
雨蓬、眉毛及其它
当女人进入了欲望
捏造  
一个模特和一只蝙蝠
高手也“下岗”
假劲儿和轻闲劲儿
克隆年代
另类婚礼遐想
论女人抽烟
麻将与高尔夫与桥牌
猫吃了红色的玫瑰
男人的近视&女人的远视
女人三十之不亦乐乎
千里送鹅毛新解
情话大逼供
让人哭笑不得的“老佛爷”
世界杯“绰号”大博览
退休,一种姿态VS一种心态
香水里的爱情密电码
小姐、同志和戴墨镜的抢劫者
愿比尔-盖茨保佑网络爱情
男人的厨房
我被幸福害惨了
游戏少女
现代婚姻爱情“契约”
棋子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文学风景线首页

   

游戏少女
纯太



   
2000年5月4日 天气:晴
  下面是狗仔的留言:"Hi,这是我第11次成功入侵,欣赏我的杰作吧!"
  "小狗越来越放肆了",我咒骂着。屏幕上的小狗到处乱跑,刨坑,我的图标被它一个个埋到坑里,完事后还向我摇尾卖乖。幸好山人早有预料,监控程式早把一举一动记录在案,我只要一个按钮就可以把小狗们送回老家。
  系统恢复中……100% OK!
  桌面完好如初,依旧是莱娜的倩影。忽然我发现桌面上多了图标,Game2050beta1"。这是什么,啊,也许是小狗留给我的骨头。狗仔虽然喜欢入侵我的系统,但有时也会留给我一些好东东。经过几位杀毒专家的检验,反应阴性,OK,试玩。
  "www.kkksoft.com"loading……please wait……"KKKsoft??又不知是那家新冒出来的游戏公司。不会是三K党游戏公司吧!"游戏载入完成,接下来却让我大失所望--竟然出现老掉牙的dos黑窗口,我的天,小狗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爷爷级的东西?
  please input your name:
  please input your birth:
  please input your sex:
  please input your city:
  please input your address:
  是mud还是一个养成游戏??不管怎么样,我不太喜欢他查户口似的口气。不大情愿地依次输入完毕,游戏开始。
  "Now start,play as you wish,if you want to exit press ESC!"等待,再等待,再……what?当机了!!(吐血)看来是狗仔在放我鸽子,当我是傻子吗,弄坏我的宝贝,看我不在他身上开几十个窟窿,打得他血肉横飞(注:当然是在雷神之锤IV里,我可是一个守法的好公民,做的最大坏事也不过拉拉女同学的椅子)。
  重新启动,我仔细看了它的属性,才…才…才1K大小!!生成日期竟然会是2050年5月3日,看来这下是上当了,自然顺手把它扔进回收站。
  5月12日 天气:晴
  今天几位老友在机房接头,我立马向狗仔兴师问罪,这家伙竟然敢装糊涂,一副可怜相,假作无辜状,气煞我也。那好,一切按原计划执行。联机Quake,决一生死。在以下的一小时中,我取下了345条人命,其中狗头两百余颗,算是报了一箭之仇,大大的出了口恶气。唯一令我不爽的是我只拿了第二,第一名的战绩是636-一个近似夸张的数字,而且是个叫KKK的家伙。
  "接下来玩什么?",条子问道。
  "FIFA怎么样,敢不敢?"狗仔向我挑战,复仇的双眼猩红。
  玩Quake我敢说,如果我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至少在哥儿们几个中是这样。可论到FIFA,我若是孙三,恐怕孙四还在娘肚里。以前的几场"人狗大战"都是双位数比分收场。
  "FIFA就FIFA。"大丈夫怎可遇强而退,拼了。
  "好,我用中国队。"狗仔见奸计得逞,窃笑,口出狂言,"今天中国队应该能入球20粒。"
  "大家一起踢,谁帮我。"我的希望寄托在外援身上。
  "我帮你,狗仔。"
  "我也来。"
  "我也……"
  狐朋狗友,纷纷加入小狗队,我光杆司令一个。
  "一个人更好,我用香港队。"我得为输球留个借口了。
  "哈哈哈哈哈……"那边一阵狂笑。
  "from kkk:Can I join you,ye?"
  "那个KKK?好吧。"我只能希望这行字幕带来的是奇迹。
  "from ye:Thank you,do as you wish"
  比赛开始。
  "啊……"
  "啊!"这是狗仔的第十一声惨叫。
  KKK太强了,疾风般的带球,过人;精妙的传切,断球。我只须把球传给他,然后便悠闲地欣赏他变魔术,顺便到门前去捡捡漏。
  比赛结果:十一比零。
  "觉悟吧,孩子。你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狗仔的样子像要吐血,要多惨有多惨。我笑弯了腰,乐翻了天。
  "有什么,你碰过几次球,可恶啊,KKK"狗仔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我现在真想见见KKK是何方神圣。立刻起身找人。机房内各人对战正酣,还有个女生在玩仙剑,KKK身影难觅。作罢,大恩来日再报。
  5月15日 天气:雷雨
  "看来我是回不去了。"我无奈何的望着老天,你哭,我愁。
  为了赶《仙剑2》的首发式,广场上人山人海。游戏没几个人拿到手,露天浴倒可能人人有份。有钱人有车,或者打"的",只有我等无产阶级穷玩家躲在门前看雨景。
  "你好。"声音清脆,甜美。
  尽管本人相熟的女生有A to Z,但无一有如此好嗓音。既非小女生的那种甜腻,亦不是成熟女子那种浑厚而磁性。她的声音是如此清爽,似山涧的泉水叮冬。回头寻声觅去,一个小胡子向我瞪眼。哦,不会吧,……这个玩笑开大了。"请问……,是你在叫我吗?"我的声音发颤,寒毛竖起。
  "是我。"那个声音。如果说是小胡子开口的话,管他下雨下刀我都立刻逃回去。
  声音在我的背后。
  长发长裙,长长的睫毛。她的眼睛清澈得似一泓秋水,仿佛从她的眼里你能透视她的全部。任何看她第一眼的人都会对她产生好感,她是那样的清纯,好像早晨漫步在松林柏林中,给人以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你好,你是……"
  她并不作答,微笑,然后说道:"可以和我坐坐吗?"
  街边小屋。
  我有些慌乱。首先,我并不清楚这个女生的来历,其次,我口袋里的铜板绝对不够买单。她只是那样地望着我,边搅拌着咖啡,看得我有些害羞。
  我忍不住开口了,"小姐,我们……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当然。"
  她的回答是那样干脆,我根本没有怀疑的余地。我在脑海中搜索她的倩影,可回答却类似于"XXXdll not found"之类。我不知道我当时的样子是否真的很臭,反正她是笑出声来。
  "对不起,哈哈,我不是有意的。"她道歉。
  她接着说道:"Quake马马虎虎,不过你的FIFA真的很差。"
  "你是KKK?"我脱口而出,惊讶。
  "哈哈……嗯。"她又笑了。
  我还没有缓过神来,她已经开始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贞。"
  这件事让我惊讶了好几天。我的朋友也不信,直到和贞当场较量过。
  和贞交往的日子久了,更是发现她对游戏无一不精。从秘技到Bug,从攻略到剧情,无所不知。我有次开玩笑的问她《仙剑四》的剧情,她低下头去,略一沉吟,然后煞有其事的给我讲了一大堆,弄得我哭笑不得。
  我问她:"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她笑了起来,然后附在我耳边,悄悄道:"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我。"
  我轻轻拥她入怀,嗅着她的发香。
  "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直到永远。"
  "我也想,但……"
  我发现她在颤抖,捧起她的脸,"你在怕什么?"
  "我……"
  我温柔地吻去她眼中的泪花,再一次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我们会一直……"
  "不!"她突然用力推开我,哭泣着。我茫然地望着她。
  "我们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为什么?"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说完她跑开了,晶莹的泪珠飘洒在空中。
  我当时真的很恼怒,贞只抛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可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7月11日 天气:阴
  今天回到家,屋里有人,我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倾听,屋里竟然是贞的声音。
  "求求你,让我留在这儿吧,"是贞在乞求,呜咽"我只是一个简单的复制品,放过我吧……"回答她的却是一阵刺耳的电波声。
  贞的哭泣像一把尖刀刺着我的心,我冲进屋去。
  "贞!"我大声叫道。
  贞跪在地上,头发散乱。我抱起贞,理顺她的秀发。贞的脸上布满泪痕。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刚才说话的是谁,告诉我!告诉我!"
  我用力的摇着贞的肩。贞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我,眼中无限悲凉。
  "对不起,我要离开你了。"贞的声音惨淡。
  "你在说什么?怎么了?"
  我注视着贞,惊恐的发现贞在消失。
  "抱紧我!"贞突然喊道。
  我紧紧抱住她,可依然能感觉到她的消失,她的生命和形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渐渐夺走。我的怀中已是空荡荡的。
  真的是一场梦吗?
  计算机的屏幕在闪烁。
  "Thank you for use KKKsoft!"
  7月12日 天气:阴
  我坐在贞消失的地方,整整一晚,世界好像已从我的眼前消失。这是贞走的第二天,我依然希望那只是我的幻觉。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除非它是幻觉。
  "叶……"
  有人在叫我。
  "叶……"
  是贞的声音!我猛然跳起来,回过头,"贞!!"
  可是刹那间我又愕然了。
  贞的容颜出现在屏幕上,依然那样清秀,带着淡淡的微笑。
  "不要奇怪,这就是本来的我。KKKsoft的产品。由于软体程式的错误--很好笑吧,到了2050年依然无法消灭软件中的Bug--而把我送到了这个时代,到了你的计算机里。他们搜索了前后一百年的时空,终于找到了我。他们要带我回去。我们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快乐。"
  "难道以前发生的都是一场梦?"我问。
  "不,那是真实的。游戏为了你而创造了我,而现在,游戏结束了。"
  "没有你我会疯的,回来吧,贞!"
  "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你,而你的生命并不需要我。其实你的生命中从不曾有我。人生本来也是一场游戏,你又何必认真……希望能再和你玩一次FIFA,把过去的一切留在回忆中吧!我,走了。"
  "不必为我哀伤,我用生命为你歌唱,无悔无怨。即使我如浪花消失在海中,我的爱依旧在你身边。并不期待来日的相逢,希望你把我遗忘……"
  贞的低声吟唱,诀别的乐章。我从贞的眼中读出她对这个世界的依恋,对我的爱。
  贞的影像从屏幕上渐渐淡去,消失无影。但贞清澈的双眼仍然透视着我的心,我的世界被泪水淹没。
  屏幕上留下一行清泪。
  我遵循着贞的嘱咐,试着将她忘却。用酒精麻醉自己,让时间冲淡记忆。伤口看似愈合,在心底,她永远是最深的痛。
  三个月后,我开始重新生活。一切似乎恢复正常,我好像终于接受了现实--那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真的吗?
  直到有一天,收到一封"妹儿"。
  "from kkk:今年圣诞节我来看你
  贞"
  我泪流满面。




Copyright ©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