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学 风 景 线

| 时事参考 | 万博商务 | 东方文化 | 体坛风云旅游与环保 | 万博IT超市 | 万博首页

前 沿 地 带
  


站在阳光下,等待着我的爱
没法潇洒 (李迷)
颓废有时是一种不知不觉
西游记笑传 (柔情浪子)
悬挂的词语 (慷慨的棉花)
我是黑客我怕谁 (杨志宏)
鱼的泪 (阿本)
家是什么 (姚勇)
文人自白 (陈青)
留白天地宽
云无心出岫 (行云)[台湾]
关于日子 (李彬)
透过烛光的微笑 (阿青)
我很丑,也很迷糊 (李迷)
猪八戒的自述
秋夜
四城之恋
造就与迷失
画一扇窗给自己
雨蓬、眉毛及其它
当女人进入了欲望
捏造  
一个模特和一只蝙蝠
高手也“下岗”
假劲儿和轻闲劲儿
克隆年代
另类婚礼遐想
论女人抽烟
麻将与高尔夫与桥牌
猫吃了红色的玫瑰
男人的近视&女人的远视
女人三十之不亦乐乎
千里送鹅毛新解
情话大逼供
让人哭笑不得的“老佛爷”
世界杯“绰号”大博览
退休,一种姿态VS一种心态
香水里的爱情密电码
小姐、同志和戴墨镜的抢劫者
愿比尔-盖茨保佑网络爱情
男人的厨房
我被幸福害惨了
游戏少女
现代婚姻爱情“契约”
棋子

 

书品人生  前沿地带  爱情书笺  读书生活  习作园地  海外拾萃  新书架  望月小酌  文学风景线首页

   

论女人抽烟
刘齐



   
恕我不敬,一提女人抽烟,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好女人,是坏女人,比如女匪徒,女特务之类。  我的社交比较单纯,人也不重要,故活了几十年还没有一个女特务跑出来向我进攻,有关印象基本是小时候从国产影片中得来的。这类影片很多,随手可以拈出一串,比如《永不消逝的电波》、《东进序曲》、《英雄虎胆》、《羊城暗哨》、《铁道卫士》,等等。其中的女特务思想之反动那是没的说,但外貌长得普遍比男特务好看,而且统统抽烟,比男特务抽得还凶。鉴于她们是女性,故抽烟时总要显露几分特色,有翘兰花指捏烟卷儿的,有噘红嘴唇吐烟圈儿的,总之娇媚之气可掬,让人难以忘怀。影片中的好男人,比如我方领导、战士、侦察员等等,他们的理想虽然高尚,但喜好的竟也是这一口淡巴菰,而且越是关键时刻--比如说要跟女特务过招了,就越要喷云吐雾,冒烟咕咚,当然动作上要粗犷得多,正派得多。但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影视戏剧中的好女人也不会抽烟这筒直是一条铁律,艺术家和观众都自觉不自觉地遵从它、认可它。《红灯记》里有一个少女英雄李铁梅,想想看,倘若她在高唱"都有一颗红亮的心"时,突然从小红袄里摸出一根烟抽起来,则人们准得大惊失色,无所措手足。铁梅年仅十七,中学生般稚嫩,吸烟固然不妥,李奶奶一把年纪,就有资格了吗?也不行。她的儿子李玉和可以抽着小烟袋怒斥日寇,她老人家却只能空着嘴叙说家史。总之敌我友,老中青,谁抽烟都没事,惟独好女人不能抽。
  
  而坏女人不论她是什么的,她都得乖乖叼上烟卷儿,她若不抽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妲己、褒姒、杨贵妃、潘金莲、潘巧云她们那会儿烟叶子还没有引进,否则这些娇奢淫逸的"祸水"哪能漏了这一空?她们肯定特爱抽,她们不爱抽后人也得说她们爱抽。中国是个说道很多的文明古国,抽烟这一行为一旦与中国女人连在一起,便不再是尼古丁饥饿与否的小事,而是成了一种符号,一种象征,一种禁忌。谁说中国没有性歧视?该歧视即使在抽烟领域也不放弃表现机会。或者可以反过来说:由于中国人民太热爱好女人了,所以不忍心让她们染上恶习。
  当然,这些都是从前的见解,今天的女性,尤其是今天的城市青年女性,早就不大理会这一套了。她们中间有相当一部分勇敢分子,不论私下里,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只要一需要,就会老练地、大大方方地抽它一阵子。"哇塞,真是酷毙了!"有人表示赞赏。细一想,的确酷。酷的要点是前卫,前卫的要点是叛逆。过去女特务才抽烟,现在我一个文员、一个出纳就敢抽,我不叛逆谁叛逆?六七十年代,美国大搞嬉皮运动,追求个性解放,许多女愤青小烟抽着,摇滚扭着,对老一套的清规戒律,恨不得见一个灭一个,于是那个香烟雾里好像就掺进了几分进步性。听听,进步性!抽烟是进步的表现,我们的时代是多么的美妙!女性吸烟,叛逆以外,似乎还具有某种宝贵的暗示效果。比如说可以引导人们想到魅力,想到诱惑,想到刺激和开放,有闲和有钱。这种暗示与被暗示并非凭空而来,积淀多年的社会心理、集体无意识(例如对女特务的传统看法),至今还在影响着国人。想想吧,那些抽烟的女特务若不是迷人精,谁愿意选她们当女特务?当了女特务若依旧清贫如洗,买一串假首饰都斟酌再三,谁还愿意当女特务?女特务吸烟固然妖媚,但本姑娘吸烟媚而不妖有什么不好?即使不小心弄过了头,媚中有那么一点妖,那又怎样?娇也是一种美呢,是一种坏美,一种恶之花。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坏,男人就爱吗?当今社会,"坏"也是一种时髦呢。
  
  不少女孩吸烟,追求的就是时髦。也有一些都市女性,稳稳当当,实实在在的,仅仅是为了过瘾才吸烟,她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纯粹的境界,不管你主流话语、时尚世界怎么认为,我才懒得想那么许多。从这一点来说,她们与东北农村的一些老大娘比较接近。时光荏苒,冬去春来,老大娘们想抽烟就抽烟,想不抽就不抽,快乐而淳朴,本色而恒定,没人说他们像女特务,或者时髦女郎。当然变化还是有的,比如说抽烟方式。从前大娘们抽烟袋锅子,尤喜长杆儿烟袋锅子,抽完了不用哈腰,往鞋底上子啪啪一磕,烟灰随即清理毕。有时小孙子太淘气,那长长的烟袋杆儿高高擎起,还可以发挥威慑作用:"小兔崽子,你再闹一个试试?!"可惜,这些年烟袋锅子很少见了,代之以手卷烟或机制烟,有些大娘将后一种称之为"两头一般粗的洋烟儿"。又及,东北农村大娘在室内抽烟时,多半采用炕上盘腿的姿势,一盘老半天也不卸下来,地域特色极为鲜明。我有一个三岁小亲戚,她从保姆那儿发现了这种姿势,一经学会,喜欢得不行。后来小亲戚去了美国,在纽约的托儿所小腿儿一弯,照盘不误,令洋阿姨和洋小朋友羡慕不已。小亲戚今年五岁,与美国法定的吸烟年限尚有遥远的距离。即使将来吸烟合法了,我们大家也不准备赞同她做这件事。不是怕她时髦,是怕她身体和容颜受损,再说美国吸烟已经不时髦了,是落伍的、没毅力的表现。我曾在旧金山机场外面见到一位憔悴的女烟客,脸色、牙色、肤色、音色都欠佳,却仍然争分夺秒地往肺管子里倒腾尼古丁,边抽边咳嗽,咳嗽完了便咽着嗓子向四周的人表示歉意,生怕大家不耐烟。从岁数上推测,女烟客年轻时正欣逢嬉皮盛世,可能还风光过一段时日呢。
  




Copyright ©
E-mail: webmaster@ineast.com